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主必快来

“你们要追求与众人和睦,并要追求圣洁;非圣洁没有人能见主。”(来12:14)

 
 
 

日志

 
 
关于我

http://www.sostvcn.com我们是通过书籍、音频、视频、网络来传播福音的媒体,旨在传播真理,力图帮助所有基督徒和非基督徒走向生命的救赎之路,帮助你们将生活的根基建立在圣经的话语之上,创建幸福的家庭,得享健康的生活。如果您需要宝贵的真理资料或订阅每月的棕树期刊,可与我们联系。 邮箱:sostvcall@sostvcn.com, sostvbjb@163.com(编辑部) 电话:13804244366, 15140501466

网易考拉推荐

《奋斗与勇敢》五月  

2017-05-02 10:59:16|  分类: 每日灵修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奋斗与勇敢》五月 

五月一日 军兵过多(士7:1-3

  耶和华对基甸说:跟随你的人过多,我不能将米甸人交在他们手中,免得以色列人向我夸大,说,是我们自己的手救了我们。士7:2

  以色列中向来就有一条律法,在他们将要上阵作战之前,必须在全营宣布说:谁建造房屋,尚未奉献?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奉献。谁种葡萄园,尚未用所结的果子?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用。谁聘定了妻,尚未迎娶?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娶。官长又要对百姓宣告说:谁惧怕胆怯,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弟兄的心消化,和他一样。(申20:5-8

  基甸因为自己的人数与仇敌的人数比较起来,已经众寡悬殊,所以没有照着平常的习惯宣告以上的话。如今又宣布他的人数过多,这就使他不禁大为惊奇。耶和华看出百姓还存着骄傲和不信的心。他们当初听了基甸动人的号召,就愿意前来入伍;但他们一看到米甸人的大军时,许多人就胆颤心惊了。可是,如果以色列人得胜的话,这样的人就会把胜利归功给自己,而不把荣耀归给上帝呢。

  基甸听从了耶和华的指示,但他以沉重忧虑的心情看着二万二千人,就是他全军的三分之二以上的人回家去了。(《先祖与先知》第533,534面)

  主乐愿为我们施行大事。我们得胜绝不在乎人数众多,乃在乎对心灵全然献与耶稣。我们要凭着祂的大能大力向前迈进,信赖以色列大有权能的上帝。基甸军队的故事含有给我们的教训。……主现今正同样乐愿藉着世人的努力行事,藉着软弱的器皿成就伟大的工作。(《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3面)

《奋斗与勇敢》五月 - 因信称义 - 主必快来

 

五月二日 还是过多(士7:4-23

  耶和华对基甸说:人还是过多;你要带他们下到水旁,我好在那里为你试试他们;我指点谁说,这人可以同你去,他就可以同你去;我指点谁说,这人不可同你去,他就不可同你去。士7:4

  于是基甸带他们下到水旁,好像是立时就要上阵去与仇敌作战似的。有少数的人匆匆忙忙的捧一点水在手中,边走边舔,但几乎全数的人,都不慌不忙地跪下喝水。一万人之中,只有三百人是用手捧水的;而且只有这三百人蒙选,其余的人则都被遣散回家去了。

  人的品格往往是在最简单的事情上受到试验的。在危机四伏之际,凡只顾满足自己需要的人,是不能在紧急的时候负什么责任的。耶和华在祂的工作上,没有地位留给闲懒怠惰和纵情任性的人。主所拣选的,是少数不愿单顾自己需要而放弃本分的人。这三百个人不但具有勇敢和自制的精神,同时也是大有信心的人。他们没有因拜偶像而污秽自己。上帝能指引这样的人,并用他们去成就拯救以色列人的工作。成功不在乎人数的多少。上帝能用少数施行拯救,像用多数人一样。上帝在事奉祂的人身上所得的荣耀,不一定在乎他们的人数,而是在乎他们的品格。(《先祖与先知》第554,555面)

  凡有志作基督十架精兵的人,都必须穿戴军装准备作战。他们不可因恐嚇而感到畏惧,或因危险而感到惊怖。他们在危难中虽须谨慎,却仍须坚勇应敌,为上帝作战。凡跟从基督的人务须全然献身。父母、妻子、儿女、房屋、地产,一切的事物,都必须视为是次于上帝圣工的。他也必须乐愿耐心,愉快,而欣喜地忍受凡经上帝神旨所命定要他忍受的。他最后的报赏,乃是与基督同享永远荣耀的宝座。(《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3面)

五月三日 受诱犯错(士8:22-27

  基甸以此制造了一个以弗得,设立在本城俄弗拉;后来以色列人拜那以弗得行了邪淫;这就作了基甸和他全家的网罗。士8:27

  以色列人感激基甸拯救他们脱离米甸人的手,就要立他作王,使他的子孙也可以继承王位。他们的这个建议是直接违反神权政治之原则的。……基甸看清楚这一点,他的回答显明他的动机是何等真诚,何等高尚。他说:我不管理你们,我的儿子也不管理你们;惟有耶和华管理你们。

  可惜,基甸竟陷于另一个错误之中,以致祸患临到他的家和全以色列。在每一次大战争之后松驰的时期中,往往比战争时期的危险更大。基甸所遇见的正是这一种危险。这时他感到不胜烦躁。以前,他曾满意于履行上帝所给他的指示,但如今,他没有等待上帝的引领就开始为自己打算了。每当上帝的军队得到显著胜利的时候,撒但就必加倍的努力摧毁上帝的工作。……

  基甸因为曾奉命在天使向他显现的磐石上献过祭物,所以他便认为自己已被委派充当祭司的职任了。他没有等待上帝的许可,便擅自决定要预备一个合适的地方,并建立一个敬拜的系统,像在圣所里举行的一样。他既博得众民的爱戴,就不难实行他的计划。(《先祖与先知》第558,559面 )

  凡被安置在最高职位的人,都可能受引诱走入歧途,尤其是他们若自觉安全无虞,则更是如此。最聪明的人会犯错误。最强壮的人逐渐疲倦。……只要撤除良心上一道保障,忽略实践一项善良决定,养成一种不良习惯,其结果可能不但酿成自己的败亡,也招致凡信赖我们之人的败亡:这实在是一个相当严肃的思想。我们唯一的安全之道乃是跟从主的脚踪所引的路,毫无疑问地信赖那位说:跟从我的主的保佑。(《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4,1005面)

五月四日 在婴儿出生之前(士13:

  主啊,求你再差遣那神人到我们这里来,好指教我们怎样待这将要生的孩子。士13:8

  上帝亲自向玛挪亚的妻子显现,告诉她她将要生一个儿子,他将来要作一个大人物,并要拯救以色列人。于是祂就给予她有关她饮食的特别指示。……我们当视这指示为给予我们这世代作母亲之人的。你们若希望自己的儿女享有均衡的心智,你们自己就必须凡事节制。要保守自己的心情健康完好,以便将健全的心智与身体传授给你们的儿女。(《怀氏文稿》1887年第18号原文)

  每一位作母亲的都可以了解自己的本分。她可以明白自己儿女的品格如何,大都在乎她自己在他们诞生之前的习惯,以及在他们诞生之后她们亲自的操劳,远超乎那外界的各种便利或妨害。……那配作自己儿女之教师的母亲,必须在他们诞生之前,先养成克己自制的习惯;因为她会将自己的品质,就是她自己品格方面的各项优点或弱点遗传给他们。(《论饮食》原文第218,219面)

  有些愚妄的顾问往往主张,作母亲的必须满足每一个欲望与情感;但是这说法是不正确而有害的。由于上帝亲自的吩咐,作母亲的有实行自制的神圣责任。父亲与母亲有这同样的责任。父母自己的特性,无论是心灵或身体方面的,以及他们气质和食欲,都能遗传给儿女。(《先祖与先知》第565面)

  许多人将节制问题当作笑柄。他们声称主不会亲自关心我们吃喝这一类的小事。可是主若果真不注意这些事,祂就不会亲自向玛挪亚的妻子显现,给予她明确的指示,并且两次嘱咐她要谨慎免得忽略了这些事。(《论节制》原文第233,234面)

  许多作父母的视儿女出生前的各种影响为无足轻重的小事;然而上天却不是这样的看法。……上帝向那位希伯来母亲所讲的话,也是向各世代一切作母亲之人讲的。(《服务真诠》原文第372面)

《奋斗与勇敢》五月 - 因信称义 - 主必快来

 

五月五日 妥协(士14:

  你们和不信的原不相配,不要同负一轭;义和不义有什么相交呢?林后6:14

  原来琐拉城靠近非利士地,参孙就去与非利士人结交来往,和他们作朋友了。这样,在他年青的时候既与异族人亲昵结交,影响所及,遂使他整个人生黯淡无光。参孙爱上了非利士地亭拿镇上的一个女子,便决意要娶她为妻。他那敬畏上帝的父母尽力想要劝阻,但他只以我喜悦她这一句话来回答。最后,父母为了让他们称心满意,就给他定了这门亲事。

  这时参孙已届壮年,正是应该执行他神圣使命,效忠上帝的时候,而他反倒与以色列人的仇敌相结合。当他与所选择的对象结婚的时候,他并没有问一问这样行是否能更加荣耀上帝;是否把自己置于不能完成他今生目的的境地。对那些先求尊荣上帝的人,上帝已应许赐给他们智慧。但祂对那些专求满足自己愿望的人,并没有讲过什么应许。……

  基督徒的信仰原应该在婚姻的关系上有决定性的影响,但是多少男女的结合并没有遵守基督徒的原则。撒但经常勾引上帝的子民去与他的百姓结合,想要藉此在他们身上加强他的势力;并为要达到这目的起见,企图能在他们心中引起不纯正的情欲。……

  参孙在婚姻的筵席上,与那些忌恨以色列上帝的人有了密切的交往。凡自愿与这样的人发生关系的,必要感到多少须迁就些他们的习惯和风俗。在这样的事上所花费的时间,还不如白白的荒废了好呢。因为在那种场合中思想所受的影响和所讲的话语,都足以削弱人的道德原则,并破坏人心灵的保障。(《先祖与先知》第567,568面)

五月六日 强有力的弱者(士15:

  他必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士13:5

  上帝要藉着参孙起首拯救以色列人脱离非利士人的手的应许毕竟实现了;但是这一个本可使上帝得颂赞,使祖国得光荣的参孙,不料留下了何等黯淡悲惨的传记啊!如果他能忠于神圣选召,则上帝的旨意得以完成,而他个人也可以得到荣耀与尊贵。可惜他向试探屈服,不忠于委托。但他的使命却在失败,监禁,和死亡之中完成了。

  就体力来说,参孙乃是地上极强壮的人;但在自制,忠贞,和坚稳上,他却是一个最软弱的了。许多人误以为情感的强烈,表明性格的刚强;但实在说来,一个被情感所左右的人乃是一个弱者。人真正的伟大,不在乎那些控制他的情感,乃在乎他控制情感的力量。

  参孙曾蒙上帝的眷顾,使他可以准备去完成他蒙召从事的工作。从他人生的开始,周围的环境实有利于他强健的体力,活泼的智力,和纯洁的道德。可惜他在恶同伴的影响之下,放弃了人类唯一的保障,就是对上帝的信赖,他就被邪恶的潮流冲去了。凡在尽责作事的时候遭遇试炼的人,都可以确信上帝必保守他们;但是人若故意置身于试探的威胁之下,他们就早晚必要跌倒了。

  凡上帝所要用为从事特别工作的人,撒但都要竭最大之力去引诱他们误入歧途。他尽力攻击我们的弱点,并利用我们品格上的缺点来控制我们的全身;而且他知道,只要人将这些缺点珍爱不舍,他是一定能成功的。但是没有什么人是必须如此为他所胜的。人不必单靠自己微薄的努力去战胜邪恶的权势。帮助就在眼前,凡愿意得帮助的就必得着。在雅各所看到的梯子上上去下来的那些圣天使,必能帮助每一个凡愿意攀登到高天之上的人(《先祖与先知》第572,573面)

五月七日 秘密何在?(士16:4-14

  大利拉天天用话催逼他,甚至他心里烦闷要死。士16:16

  在参孙胜利之后,以色列人立他为士师,他治理以色列人有二十年之久。可惜一步错行为第二步错行作了进阶。……他仍旧追求那引到败亡的肉欲享乐。在离他出生之地不远有一个梭烈谷,后来参孙在梭烈谷喜爱一个妇人。这个妇人名叫大利拉,意思就是吞吃者。”……非利士人极其注意他们这个仇敌的行为,当参孙迷恋于这个新的情妇时,他们就决意利用大利拉来毁灭他。

  非利士人打发一个包括各省首领的代表团到梭烈谷。他们因参孙具有那么大的力气,所以并不敢捉拿他,他们的目的是要尽可能地查出他力量的秘密。所以他们贿买大利拉,叫她探明这秘密,并告诉他们。

  当这个里应外合的女子向参孙催逼不休时,参孙就欺骗她说,如果试用某某方法,他就必软弱得像别人一样。但她每次把方法试验过之后,就发现自己受了欺骗。于是她怪参孙说谎,说:你既不与我同心,怎么说你爱我呢?”……参孙已经有三次最明白的凭据,可以看出非利士人已经同他的情妇勾结来杀害他,但每当大利拉的计划失败之后,她都说是向他取笑,而参孙竟盲目地消除了惧怕的心。(《先祖与先知》第569,570面)

  这位以色列的士师在和这个令人迷恋的女子交往上,就浪费了许多原应专献与自己子民之福利上的宝贵光阴。可是那使最强壮之人变为弱者的令人盲目的情欲,却已经控制了理智与良心。……

  参孙的受惑迷恋似乎是难以置信的。他起初并没有那么完全受惑以至泄露秘密;然而他却已故意地走进诱惑生灵者的网罗里了,而且每走一步,那网孔网线就越发紧紧缠住了他。(《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7面)

五月八日 秘密在此(士16:15-23

  他却不知道耶和华已经离开他了。士16:20

  大利拉天天用话催逼他,直到他心里烦闷要死;然而有一种不可捉摸的力量牵着他,使他一直留在大利拉的身边。参孙终于被逼不过,泄露了心中的秘密,说:向来人没有用剃头刀剃我的头,因为我自出母胎就归上帝作拿细耳人;若剃了我的头发,我的力量就离开我,我便软弱像别人一样。于是大利拉立刻打发人去见非利士人的首领,请他们急速到她这里来。当这战士睡觉的时候,大利拉就把他的发绺剃掉了。于是大利拉像她以前三次一样呼叫说:参孙哪,非利士人拿你来了!他忽然惊醒,想要像以前一样运用他的力气杀灭他们;可是,他那失去力气的膀臂不再听他的指挥,他就知道耶和华已经离开他了。参孙的头发被剃之后,为了试验他是否仍有力气,大利拉就开始戏弄他,使他疼痛,因为非利士人非确知他的力气已经离开了他,他们是不敢走近他的。于是他们拿住他,剜了他的两眼,把他带到迦萨去。他在那里被铜链锁着,关在监牢里作苦工。

  这是多大的改变啊!这个曾经作过以色列士师和勇士的参孙,如今竟变成软弱,瞎眼,被囚,作最卑贱的下等奴役!参孙曾逐步违犯他蒙圣召的条件。上帝已经容忍他很久了;及至他屈服于罪恶的权势之下,而泄露了自己的秘密的时候,耶和华便离开了他。他长发的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功能,那不过是他效忠上帝的一个记号而已;一时他因放纵情欲而牺牲了这记号之后,这记号所代表的福分也就随之而丧失了。(《先祖与先知》第570,571面)

  如果参孙自己并无过失而头发被剃了,则他的力量必仍然存在。可是他的行为业已表示他蔑视上帝的恩眷与权威,正如他自取其辱将自己的头发剃掉了一般。因此上帝撇下了他,任他去承受他自己愚昧的后果。(《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7面)

五月九日 必然的收获

  我儿,恶人若引诱你,你不可随从。箴1:10

  参孙虽在危机中,却也有约瑟同一能力的源头。他原可任随己意而选择为善为恶。但他并不把握住上帝的能力,反而容许他本性放荡的情欲全然控制了自己。因此理性的能力败坏了,道德观念也腐化了。上帝原来选召参孙承担具有极大责任、尊荣和有为的职位,但他必须先藉学习顺服上帝的律法,好学习如何执政。约瑟原是享有自由选择的人。善与恶都摆在他的面前。他可以拣选纯洁,圣善,与光荣的道路,或者选择导至不道德及堕落的途径。他既拣选义路,而上帝就予以嘉许。参孙却在自己所招惹的同样试探之下,放纵了情欲。他在所踏上的道途上发现其尽头乃是羞耻,祸害,与死亡。这与约瑟的历史有着何等明显的差异啊!(《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7面)

  主已在祂的圣言中明确地指示祂的子民,不可与那班不注重敬畏祂的人结合。这样的伴侣很少满足于自己所应得的敬爱。他们会不住地向敬畏上帝的丈夫或妻子,追求获得某种不顾神圣要求的恩待。一个世俗的妻子或世俗的朋友对于一个敬虔的人,和他所加入的教会,正如同营中的探子一般,一定会伺机通敌,使基督的仆人遭受敌人的攻击。(《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6面)

  参孙的历史对于品格尚未定形、自身尚未登上实际生活舞台的人,颇含有教训。凡在本会学校及大学求学的青年,必在那里遇见各式各样心意的人。他们若渴求戏谑和荒唐的事,他们若力图避免善良而与邪恶结伴,机会俯拾皆是。罪恶与公义两样都摆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务必自作选择。但是他们应牢记不忘:人种的什么,收的也是什么。(《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7面)

五月十日 上帝眷念不忘(士16:24-31

  参孙求告耶和华说: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士16:28

  承孙被非利士人戏耍,备受痛苦和羞辱,于是他比过去更清楚地觉悟到自己的软弱;他所受的种种苦难使他痛悔前非。他的头发渐渐长长,他的力气也渐渐恢复了;但他的仇敌既看他是一个被桎梏的囚徒,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忧惧了。

  非利士人把他们的胜利归功于他们的假神;他们欣喜万分,并公然亵渎以色列的上帝。他们订了一个节期,来尊荣他们的鱼神,就是海神大袞。百姓和首领从非利士平原的一切城镇乡村都聚集了来,敬拜的人一群群地挤满了那广大的庙宇,平顶上也挤满了人。这是一个欢宴庆祝的场合。那时有隆重的献祭仪式,接着有音乐和盛大的宴会。以后,他们带了参孙来,作为大袞神最大的战利品。他一来了,众人就呐喊欢呼。百姓和首领嘲弄他的不幸,并赞扬那把毁坏他们地的仇敌交在他们手中的神。过了一时参孙好像疲乏了,所以要求让他在庙中间托房的两根柱子前靠一靠。于是他默默祷告说:主耶和华啊,求你眷念我;上帝啊,求你赐我这一次的力量,使我在非利士人身上报那剜我双眼的仇。说完这话,他就用他有力的膀臂抱住柱子说:我情愿与非利士人同死。于是尽力屈身,房顶就轰然一声塌了下来,压死了房中所有的众人。这样,参孙死时所杀的人,比活着所杀的还多。

  偶像和敬拜的人,祭司和平民,武士和贵族,都被埋在大袞庙的瓦砾之下了。其中还有一个巨人的身体,就是上帝所曾拣选拯救祂子民的人。(《先祖与先知》第571,572面)

  这次的争论已不再是参孙和非利士人之间的,而现在却是耶和华与大袞之间的了,因此主受感动要维护祂无限的能力和祂无上的权威。(《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7,1008面)

五月十一日 她许愿还愿(撒上1:1-18

  我必使他终身归与耶和华。撒上1:11

  以法莲山地有一个利未人,名叫以利加拿,他是一个有财有势并敬爱耶和华的人。他的妻子哈拿是一个热诚敬虔的妇人。她的性情温柔谦逊,更以极大的热诚和卓越的信心著称。

  这一对敬虔的夫妇,没有得着每一个希伯来人所热切希翼的福分;他们的家庭中多年没有听见儿童欢笑的声音;丈夫为传宗接代起见,像其他许多人一样,另娶了一个妻子。可是这一个缺少信心的举措并没有使他得到幸福。家中固然添了儿女,但是上帝所立的神圣婚姻制度却受了影响,家庭的和睦因而破坏了。新娶的妻子毘尼拿是一个嫉妒成性,心胸狭窄,傲慢无礼的人。哈拿一生的指望似乎幻灭了,人生已成了不幸的重累,然而她却以毫无抱怨的温柔来应付试炼。……

  她只得把那世上亲友所不能分担的重担全卸给上帝。她恳切地祈求上帝除去她的耻辱,并赐给她一个宝贵的恩赐,就是一个儿子,使她可以为上帝教育抚养。她又立了一个庄严的誓约,上帝若赐给她一个儿子,她就要使这孩子终身归与上帝。……

  哈拿的祈祷蒙了应允,她果然得到她所恳切祈求的恩赐。当她看到这个孩子时,就给他起名叫撒母耳,意思就是:从耶和华那里求来的。(《先祖与先知》第574-576面)

  这孩子一长到足可与母亲分离时,她便履行自己所许的庄严誓约。她以慈母心的挚爱爱她的这个孩子;她一天一天地看见孩子体力增长,听见他那幼儿式的牙牙学语,就越发亲切地疼爱他;他是她的独子,是上天的特殊恩赐,但她却视他如奉献与上帝的珍宝,她也绝不保留而不将他归还赐予者。信心坚固了这位良母的心,以致他并不屈从天性爱情的要求。(《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8面)

五月十二日 上帝的产业(撒上1:19-28

  我将这孩子归与耶和华。撒上1:28

  哈拿从示罗平平安安地回到拉玛的家,把孩子撒母耳留在示罗,使他在大祭司的指导之下受训练,学习在上帝的殿中服务。哈拿从她儿子知识初开的时候就已经教训他敬爱上帝,并看自己是属于耶和华的人。她曾设法利用周围的一些普通事物,来引导他的思想归向创造主。当这位忠实的母亲和孩子分离的时候,她还是一直挂念着她的爱子。她每天祷告时,总是为他代求。她每年亲手为他作一件小外袍;当她同丈夫上示罗朝拜上帝的时候,就带给他作为母亲的记念。这件外袍的一针一线,可说都是祈祷缝成的;她祈求上帝使穿这小袍的孩子能成为一个纯洁、高尚、忠实的人。哈拿从来没有为她儿子要求属世的尊荣,只是恳切地为他祈祷,使他可以达到上天所认为伟大的地步──使他可以荣耀上帝,造福人群。

  哈拿所得到的报赏是何等的丰厚啊!她的榜样对于忠心之人的鼓励又是何等的有力啊!每一个母亲都有无上宝贵的机会和权利。我们应当把一般妇妇所视为烦累重担的家务,看作伟大而高尚的工作。母亲的特权,乃是用她的影响使世人得福。而且她这样作,也必使自己得到喜乐。她可以为自己的儿女修直道路,使他们不论经过光明或阴翳,都可以上达天国光荣的高处。但是母亲惟有在自己的生活上追求顺从基督的教训,才能依着神圣的标准陶冶儿女的品格。世界充斥着许多腐化的影响,世上的风俗习惯在青年人身上有极大的力量。如果母亲没有尽到教诲、引导和禁戒儿女的本分,则她的儿女必致趋向邪恶,离弃良善。每一个母亲务要时常到救主面前祈求,说:指教我们,”“我们当怎样待这孩子,他后来当怎样呢?她务要留意上帝在圣经中所赐的教导,这样,当她需要的时候,就必有智慧赐给她。(《先祖与先知》第578,579面)

五月十三日 有其父母必有其子女

  我儿,要遵守你父亲的诫命,不可离弃你母亲的法则。箴6:20

  就大多数的情形而言,父母为人如何,儿女也必如何。父母的身体的状况,他们的性情与嗜好,他们的心智与道德的倾向,多多少少都必重现在他们儿女的身上。

  父母的目的越高尚,心智和灵性的禀赋越超卓,体力越培养良好,则所遗传给儿女人生的准备也就越加良好。父母培养自己上好的本质,无形中就发挥了一种改造社会与提拔后代的感化力。

  作父母的务须明了自身的责任。世界充满了陷害青年人脚步的罗网。……他们不能辨识种种阴蔽的危险,或在他们看来似乎是幸福之途的可怖终结。……

  甚至在孩子出生之前,就当着手准备,俾使他能与罪恶作有效的战斗。

  作母亲的尤其负有责任。她既藉着自己的血滋养孩子的生命,构成孩子的体格,也赋予孩子心智与灵性的影响,有助于塑成心思与品格。……

  那生养撒母耳──这蒙上天教导的孩子,不受贿赂的士师,以色列的神圣学校创办人的,乃是那位习惯祈祷、自我牺牲、并蒙受上天灵感的妇女哈拿。(《服务真诠》原文第371,372面)

  但愿每位作母亲的能感悟到她的本分与责任是何等地重大、而忠心尽职所将获致的赏赐又是何等地巨大。作母亲的每日在她儿女身上所发挥的感化力,乃是预备他们或承受永恒的生命,或遭受永远的灭亡。她在自己家中所发挥的能力,较比传道士在讲台上,甚或君王在宝座上所发挥的,更具有决定性。(《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8,1009面)

五月十四日 危险的榜样(撒上2:22-36

  他们还是不听父亲的话。撒上2:25

  以利是以色列的祭司和士师。他在上帝的百姓中位分最高,责任最重。他蒙上帝拣选担任祭司的神圣职分,并作全地的最高司法权威;他乃是众人所景仰的模范,在以色列的各支派中有很大的影响。可惜他虽然被立为治理百姓的士师,却没有好好治理自己的家。……他爱平安无事与安逸,所以没有使用他的权威来改正他两个儿子的恶习和癖性。他没有责备他们,也没有刑罚他们,反而让他们任性作事,听他们各行己路。他没有把儿女的教育看为自己最重要的责任,却把它视为是无足轻重之事。这个以色列人的祭司和士师,对警戒和管理上帝所赐给他的儿女的责任不是不明白的。但以利竟逃避这个责任,因为他若克尽本分,势必与他儿子的意志相左,并且必要刑罚他们,反对他们的恶行。……

  违犯律法的咒诅,明显地表现在他两个儿子的腐败和邪恶的行为上。他们对上帝的品德和祂律法的神圣没有正确的认识。上帝的各种崇事,他们都看为平常。他们从幼年时代起,就看惯了圣所和其中的祭祀;可是他们没有因此而更加敬虔,反倒对其神圣和重要性的感觉完全麻痺了。父亲既没有改正他们不尊重父亲威权的缺点,也没有遏止他们对圣所严肃的祭祀的不敬;及至他们到了成年,他们就充分结出怀疑和悖逆的致命恶果了。……

  世上没有什么事比让少年人随心所欲更能危害家庭了。父母若顺着儿女的每一个愿望,虽然明知对他们有害而仍放任他们,不久儿女就会失去对父母的尊敬,以及对上帝和人间权威的重视,而变成顺服撒但意志的奴隶了。(《先祖与先知》第582-586面)

五月十五日 不加遏止(撒上2:22

  我曾告诉他必永远降罚与他的家,因他知道儿子作孽,自招咒诅,却不禁止他们。撒上3:13

  以利原是一个好人,品德纯洁;然而他却过分放任。只因他没有使自己品格上的弱点转弱为强,就招致了上帝的不悦。他不愿意伤害任何人的情感,也缺乏道德方面的勇气指斥及谴责罪恶。……

  他喜爱清洁与公义,但他却没有足够的道德力量遏止邪恶。他贪爱平安和睦,以致对于秽行与罪行则越来越不易感觉了。……

  以利为人温柔、仁慈、和蔼,而且真正关怀对上帝的服务和祂圣工的发达。他在祷告方面也大有能力。他从未起而反抗上帝的圣言。可是他仍有缺欠;他缺少品格上的坚毅来谴责罪恶,并向犯罪的人秉公执法,藉此使上帝可以倚赖他保守以色列民纯洁。他没有在信心上加上勇敢和毅力,得以在适当的时间和适当的场合说出一个字。(《教会证言》卷四原文第516,517面)

  以利熟悉神的旨意。他深知何种品格是上帝所悦纳的,也晓得什么是祂所谴责的。然而他却容忍自己的儿女长大成人而情欲恣纵,贪欲败坏,道德堕落。

  以利曾经教导他的孩子们有关上帝的律法,并在他自己的人生上给予他们良好的榜样,然而这并非他全部的责任。上帝命他以父亲和祭司的双重身分,遏止他们不顺随自己倔强的意向。这一方面他竟失职而没有作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9面)

  那些缺少胆量,不敢谴责错误,或因懈怠懒惰,或从不关心,不努力使家庭或上帝教会洁净的人,必要为自己疏忽责任所引起祸害的后果负责,我们对罪恶的责任也正是如此,我们要以作父母或牧师的威权去制止邪恶,否则就正像我们自己犯了这些罪一样。(《先祖与先知》第585,586面)

五月十六日 延缓的刑罚(撒上2:22-36

  我指着以利家所说的话,到了时候,我必始终应验在以利身上。撒上3:12

  以利对准许他的儿子担任圣职一事,已经铸成大错。他用各种藉口来原谅他们的行为,以致看不出他们的罪;但到了最后,他再也不能对儿子的罪过装聋作哑。百姓埋怨他们强暴的行为,这个大祭司就甚忧伤烦恼。他不敢再保持缄默了,可是他的两个儿子从小就专顾自己,所以现在也就目中无人了。他们虽看出父亲的忧伤,但刚硬的心肠不为所动。他们听到父亲温和的劝告,心中毫无受感;他虽然以罪恶的后果警告他们,但也不能改变他们邪恶的行为。如果以利能公正地处理他两个邪恶的儿子,则早就该革除他们祭司的职分,并处以死刑。(《先祖与先知》第584面)

  年复一年的过去,耶和华延搁未降祂所宣布的报应。在那几年中,以利很可以多多挽救他过去的失败;但这位老祭司并没有采取有效的步骤,来矫正那污秽耶和华圣所,并使以色列千万人败亡的罪过。上帝的宽容竟使何弗尼和非尼哈的心肠更加刚硬,肆无忌惮了。以利曾把那警告并谴责他家的信息通告全国,希望藉此多少抵销他过去疏忽的恶影响。但是百姓和他的儿子都不顾这警告。(《先祖与先知》第590,591面)

  上帝痛斥那以罪孽不法之事为儿戏的疏忽,以及那迟迟发现在自称为基督徒的家庭中毒害存在的麻木不仁。祂责成父母应为自己后代的过失与愚昧负大部分的责任。上帝的咒诅非但降在以利儿子们的身上,也降在以利自己的身上,而这可怕的先例也应作为现代父母们的鉴戒。(《教会证言》卷四原文第200面)

五月十七日 一位怯懦的父亲(撒上2:22-36

  以利家的罪孽,虽献祭奉礼物,永不能得赎去。撒上3:14

  以利没有照着上帝的规律管理他的家庭,他竟随从自己的意志行事。……今日也有许多人犯了这同样的错误。他们以为自己有一种教育儿女的方法,比上帝在圣经中所指示的还要高明。他们在儿女的身上助长不正当的倾向,藉口推辞说:儿女年纪太小,不宜加以责罚。等到他们长大之后,就可以同他们说理了。这样,不良的习惯逐渐加深,以致成了他们的第二天性。于是儿女在毫无管束的情形下长大成人,他们品格的特性就成了终身的咒诅,而且祸及他人。(《先祖与先知》第586面)

  与亚伯拉罕忠贞的史实,以及嘉许他的话语形成对比的,有这位在自己儿子正犯着大罪而仍继续保持他们职任的以利的记录。其中有为凡作父母之人的教训。……以利容忍罪恶而不加以抑制。结果便造成罪过,而是奉献祭物或供物所永不能赎补的。(《怀氏书简》1906年第144号原文)

  有些人所犯的错误是过度严厉,然而以利却走向了相反的极端。……他们的过失竟在儿童时期被忽略,又在青年时期被谅宥了。父母的命令都置之不顾,父亲也没有强迫他们顺从。

  孩子们看出自己既能操持管理权,于是他们便利用机会了。儿子们的年龄渐长,他们就对于这位怯懦的父亲丧失了所有的尊敬心。他们便毫无禁忌的犯罪作恶。他规劝过他们,但他的话却被当作了耳边风。他们天天犯着重大显著地罪和令人憎恶的不法行为,直至主亲自刑罚这些干犯祂律法的人。……

  主亲自判定以利的儿子们所犯的罪,即使奉献祭物或供物,也永无得赎的可能。他们的败落该是何等的严重,何等的可悲啊,──原来身负神圣职责的人,竟被一位公正而神圣的上帝摒弃于法律保护之外,而毫无怜恤!(《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09,1010面)

五月十八日 无代沟之隔(撒上3:

  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华。撒上3:1

  当他被带到圣幕时虽然年纪幼小,但就在那时他已担负起能力所足以应付的工作了。这些工作起先是很粗下,而且往往不是很愉快的;但他总是甘心乐意尽他最大的努力去作。……

  如果儿童能受教,看他们粗下的日常本分为耶和华所指定的工作,为训练他们进行忠心有效服务的学校,那么,他们的工作就必显得多么愉快可贵啊!人若履行每一个本分如同是为耶和华作的,就必能使最平凡的事务饶有兴味;并可将地上的工人与天上实行上帝旨意的圣者连结起来。(《先祖与先知》第580,581面)

  撒母耳的人生自幼年起,已是一种敬虔献身的人生。他年幼时被安置在以利的照管之下,而他品格的优美可爱却博得这位年迈祭司的热切疼爱。他为人亲切,慷慨,殷勤,顺从,而且恭敬有礼。少年撒母耳和这位祭司自己儿子们之间行为的对比颇为显著,而以利则因与所委托他的孩子的交往寻得了安舒、慰藉与福惠。这位身为全国首长的以利,竟和这天真无邪的童子之间有如此温暖的友情存在,实在是一件奇特非凡的事。撒母耳原是亲切而乐于助人的,而以利疼爱这少年之诚,也正像父亲爱自己的孩子一般。当老年的衰病临到以利身上时,他就越发敏锐地感悟到自己儿子们那种令人沮丧,不顾后果,放荡不羁的行径,因而便转向撒母耳以求得安慰与支持。

  看到青少年和老年人彼此互相倚靠,青少年仰赖老年人的指导与智慧,老年人则指望青少年的帮助与同情,这该是何等地令人感动啊。其实原应当如此。上帝甚愿青年人拥有如此品格的特质,以致他们得以老年人的友情为荣,而在亲爱精诚的连系中,与那些年事已高行将就木的人相处。(《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21面)

五月十九日 信仰的复兴(撒上7:

  我们得罪了耶和华;……愿你不住的为我们呼求耶和华我们的上帝。撒上7:6,8

  撒母耳巡行全地的各城各乡,企图挽回百姓的心,归向他们列祖的上帝;他的努力获得了美好的效果。以色列人受了仇敌的压迫二十年之后,他们就都倾向耶和华。撒母耳劝告他们说:你们若一心归顺耶和华,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亚斯他录,从你们中间除掉,专心归向耶和华,单单的事奉祂;在这里,我们就可以看出撒母耳所教导的实际的虔诚和内心的信仰,是与基督在地上时所教导的一样。若没有基督的恩典,则信仰的形式对古代的以色列人是毫无价值的,对今日的以色列人也是如此。

  今日我们也需要这内心信仰的复兴,像古时以色列人所经历的一样。凡愿意归顺上帝的人,第一步必要的工作乃是悔改。任何人不能代替别人作这工作。我们必须亲自在上帝面前谦卑,并除掉我们的偶像。我们什么时候尽到了我们所有的力量,耶和华就必向我们显示祂的救恩。……

  在米斯巴招集了一个大会,并在这里宣告严肃的禁食。百姓都很谦卑地承认了自己的罪,并为证明他们决心服从所听见的教训起见,他们就立撒母耳作士师。……

  正在撒母耳奉献一只羊羔为燔祭的时候,非利士人就前来作战了。……这前进的军队猝遇一阵可怕的暴风雨,顷刻之间遍地都是非利士人有能力的勇士之尸体了。当时以色列人肃静敬畏地站在那里,战战兢兢的,一则以喜,一则以惧。及至他们看见仇敌被击杀。他们就知道上帝已经悦纳了他们的悔改。……

  可见,顺从上帝乃是安全幸福之道,而违背上帝,则结果总是导致灾祸和陷于失败之途的;这一个真理,无论对国家对个人,都是确实可靠的。(《先祖与先知》第599-601面)

五月二十日 求与人同(撒上8:

  不然,我们定要一个王治理我们,使我们像列国一亲。撒上8:19,20

  希伯来人向撒母耳强求立王,像他们四周的列国一样,他们由于宁愿有专制的君王,而不要上帝亲自藉祂先知管辖所施行的明智而宽大的政权,就表示出极度缺少对上帝的信心,以及对凭祂神旨兴起统治者领导并治理他们的信赖。以色列人既是上帝所特选属祂的子民,则他们的政体形式自当有别于四围的列国。上帝曾经赐给他们律法与典章,也曾替他们拣选治理他们的首领,而民众则要在主里面服从这些领袖。遇有艰难或巨大的困扰,就当求问上帝。他们如此强求立王乃是背叛自己所特有的首领──上帝。祂深知君王为祂的选民并非上好的安排。……假使他们有一个君王,心骄气傲而与上帝不和,他就必引领他们远离祂,使他们背叛祂。主确知人若身居王位,领受通常君王所得的尊荣,没有不自视甚高的,以致自认为所行的并无差错,同时却正是在得罪上帝。(《灵恩》卷四原文第65,66面)

  上帝已经把以色列人从万民中分别出来,使他们成为祂自己特别的产业。但是他们却并不重视这个崇高的荣誉,竟渴望效法异邦人的榜样。今日在一些自称为上帝子民的人中,仍然存在着效法属世风俗习惯的意念。当他们离弃耶和华的时候,他们就贪图世俗的利益和尊荣了。许多基督徒经常在追求效法那些敬拜世界之神者的风习。许多人主张藉着与世俗的人联合,并效法他们的风俗,他们便能在不敬虔的人身上发挥更有力的影响。但是凡这样行的人,就与他们能力之源隔绝了。他们既与世俗为友,就是与上帝为仇。(《先祖与先知》第616面)

五月二十一日 毋须辩护(撒上12:

  撒母耳对他们说:你们在我手里没有找着什么,有耶和华和祂的受膏者今日为证。撒上12:5

  现今也像撒母耳的时代一样,那对于属世权势与炫耀始终不感满足的欲望,的确难以治愈。基督徒力求建筑要与属世之辈的建筑相同,服饰也要与属世之辈的服饰相同──效法那些专拜这世界的神之人的诸般风俗习尚。上帝圣言中的教训,祂那众仆人的劝告和谴责,甚至连那从祂宝座所直接传来的警告,似乎全都无力抑制这种不应有的野心。人心既与上帝疏远,则几乎任何藉口都足以替不顾祂的权威作辩护。……

  最有为的人物很少受到赏识。那最勤奋而不自私为同胞们服务,而且有助于获得非凡成效的人,往往却受到忘恩负义和怠慢的报答。这等人一旦发现自己竟被抛弃,他们的劝告也被人轻看与蔑视,他们或许要认为自己是遭受极度的委屈。惟愿他们从撒母耳的榜样学习不为自己剖白辨护,除非毫无疑义地有上帝的圣灵督促他们如此行。(《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13面)

  那给予行将结束其服务之人的尊荣,其价值远胜似方才肩负责任,而尚未经受试炼之人所获得的赞美和庆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14面)

  有多少人从所负重责有如士师的地位上退休,论到自己的廉洁敢说:你们中间有谁能使我自觉有罪呢?有谁能证实我曾经偏离正义收受贿赂呢?我从没有玷污我秉公行义之人的记录。有谁今日能重申撒母耳因以色列民定意强求立王而行将与他们告别时所讲的话呢?……勇敢而高贵的士师!可惜一个极其严谨正直的人竟要委屈卑躬而自作辩护,这真是一件可悲的事。(《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13,1014面)

五月二十二日 民众所作的选择(撒上9:1,2,15-10:1

  现在你们所求所选的王在这里,看哪,耶和华已经为你们立王了。撒上12:13

  扫罗乃是上帝照着以色列人心愿所给他们的王,……他容貌俊美,体格魁梧,有君王的风度,他的外表正合乎他们理想中的王者威仪;而且他个人的勇武和指挥作战的能力,乃是他们认为最足以博得列国敬重和尊荣的特点。他们一点也没有考虑到,他们的王所应有的那些更高尚的特质,使他能按公理和正义治理国家。他们没有要求一个具有真正高尚品格并且敬畏上帝的人。他们没有求问上帝指示他们,一个国王必须具什么资格,才能保持他们作祂特选的子民和圣洁的品质。他们没有求问上帝的法则,而只知为所欲为。因此,上帝就照他们的心愿给他们一个王──他的品格正足以反映他们的品格。他们的心既没有归顺上帝,他们的王也就没有被上帝的恩惠所驯服。在这个王的治理之下,他们必能得到所缺少的经验,使他们看出自己的错误而再归顺上帝。

  然而耶和华既将国家的重任放在扫罗的肩上,祂就没有让扫罗独自负担。祂降圣灵在扫罗身上,来显明他的软弱,和他对上帝恩惠的需要;如若扫罗果能倚赖上帝,上帝就必与他同在。只要他意志能受上帝旨意的约束,只要他能顺服圣灵的管教,上帝就能使他的努力得到成功。但当扫罗决心不倚靠上帝而独断专行的时候,耶和华就不能再作他的向导,而不得不撇弃他了。于是祂选召一个合祂心意的人登基作王;(撒上13:14──这一个人在品格上并不是没有过错,可是他是一个不敢倚靠自己,而要仰赖上帝,并听从圣灵引导的人;在他犯罪之后,他是愿意领受责备接受管教的。(《先祖与先知》第647,648面)

五月二十三日 潜在的可能性(撒上9:1,2

  在以色列人中没有一个能比他的。撒上9:2

  这个未来君王的人品,正可以满足那引起众人立王之愿望的雄心。……扫罗正当壮年,仪容高贵,体格魁梧,看去似乎是一个生来作领袖的人物。他虽然具有这些表面上的优点,但他对那些构成真智慧的更高尚的品质,却一点也没有。他在幼年时,没有学会管理自己粗暴急躁的癖性;他从来没有感到神圣的恩典使人更新的能力。(《先祖与先知》第618面)

  主绝对不容扫罗承当重托而不予以神圣的启迪。他要接受新的呼召,主的灵也要降在他的身上。结果便是他要改变成为新造的人。主赐予扫罗新的精神,和与他原来所怀存有别的另外的思想,另外的目的与愿望。这种启迪,连同有关上帝的属灵的知识,使他处于占优势的地位,得以使他的意志和耶和华的旨意有所连系了。……

  扫罗若将他的全部才能顺服上帝的管理,他便具有统辖一个国家的智力和感化力,可是那使他合于为善的天赋若屈从撒但的权势而受他利用,就必使他发挥广大为恶的影响了。由于上帝曾赐给他心智优越的能力,他就必较比其他的人更具有强烈的报复心,更加有害,更加决心要进行他那不圣洁的计谋了。(《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13面)

  扫罗若要依恃自己的能力与判断,他就必易于情感冲动,也必犯了严重的错误。但他若存心谦卑,不断地寻求为神圣智慧所导,并依循天意所开启的门路向前迈进,他就能履行他崇高位分的义务,因而获致成功与尊荣了。在神恩的感应之下,凡善良的品质都必渐次获得加强,而邪恶特性也必渐次失去其权势。这就是主定意为凡奉献自己给祂之人所要作的工作。(《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原文第1016,1017面)

五月二十四日 抢越上帝之前(撒上13:1-16

  扫罗照着撒母耳所定的日期,等了七日;撒母耳还没有来到吉甲,百姓也离开扫罗散去了。撒上13:8

  扫罗作王第二年,他才开始试图制服非利士人。第一次的袭击是王的儿子约拿单所领导的,他在迦巴攻击非利士人,战胜了那地的驻军。非利士人因这次的失败极其忿怒,就急速准备反攻。这时,扫罗命令在遍地吹角宣布战争。……

  在先知所约定的日期还没有完全届满之前,他就等得不耐烦了,并因环绕他的困难环境而自己也灰心丧胆了。……

  如今扫罗的试验时期已经来到,要显明他究竟是否倚靠上帝,是否能照着祂的命令忍耐等候,藉此显明自己是上帝能在艰难境遇中信任他为治理祂子民的君;或是显明自己是一个心志不定,不配担任所交托给他的神圣责任的人。(《先祖与先知》第627-629面)

  上帝留住撒母耳的用意,乃是要将扫罗的心意显明出来,以致其他的人可以知道他在争难中要怎样应付。其实这是被置于一种受试验的环境,可惜扫罗没有听从命令。他觉得不论什么人,不论用什么方式,进到上帝面前来都无关重要;于是他便精神饱满并满怀自足自得之念,擅自前来承当这神圣的职分。

  主有祂自己所命定的代理人,凡与祂圣工有关的人若不加以辨别并尊敬这些人,而且人若认为可随意不顾上帝的命令,就不可仍保留他们继续充当重职的委托。他们既不听受劝告,也不听受上帝藉祂代理人所传达的命令。他们像扫罗一样,竟擅自接办那从未指派给他们的工作,并因顺着自己属肉体的判断必犯错误,而将属上帝的以色列民置于其首领无法向他们显示自己的境地。(《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二第1014面)

五月二十五日 显出亏欠来(撒上13:1-16

  刚献完燔祭,撒母耳就到了;扫罗出去迎接他要问他好。撒上13:10

  上帝曾经指示,惟有那些献身担负圣职的人,才能在祂面前献祭。但扫罗吩咐说:把燔祭……带到我这里来。他竟穿着军装,拿着武器,走近祭坛,在上帝面前献祭。……如果扫罗履行了上帝应许赐帮助的条件,耶和华就必藉着那少数效忠于王的人为以色列人行神奇的拯救。但扫罗竟那么满意于自己和自己的工作,以致他出去迎接先知的时候,倒以为自己是应受褒奖而不必受谴责的呢。(《先祖与先知》第629,630面)

  扫罗力图为他自己所行的辩护,竟归咎先知而不谴责自己。今日采取同样行径的人颇多。他们正像扫罗一样,看不出自己的过错。在主致力纠正他们时,竟视责备为侮辱,而责怪那位神圣信息的传达者。

  倘扫罗若愿意看出并承认自己的过错,则这次痛苦的经历就成了未来的保障。他今后就会避免那招致神圣责备的错误。但他既感到是受了不公平的谴责,则自然容易再犯同样的罪了。

  主甚愿祂的子民在任何环境之下,都向祂表示毫无保留的信赖。我们虽然不能时时明白祂神意的作为,但我们却应存心谦卑忍耐的等待,直至祂认为合适启迪我们为止。(《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卷原文第1014,1015面)

  扫罗的违命证实他不配承受神圣责任的委托。……假若他耐心忍受神圣的试炼,则王权就必确定归于他和他的后裔了。事实上撒母耳这次来到吉甲,也就是为了这个目的。可惜扫罗竟被称在天平里,显出他的亏欠来。因此他必须免职,让位给一位重视上帝的尊荣与权威为神圣不可侵犯的人。(《基督复临安息日会圣经注释》同前第1015面)

五月二十六日 奋勇壮胆的时候(撒上14:1-17

  约拿单对拿兵器的少年人说:我们不如过到未受割礼人的防营那里去,或者耶和华为我们施展能力,因为耶和华使人得胜,不在乎人多人少。撒上14:6

  因为扫罗在擅自献祭的事上犯了罪,所以耶和华不让他得到战胜非利士人的光荣。王的儿子约拿单是一个敬畏耶和华的人,他就蒙拣选作了拯救以色列人的器具。他受到神圣的灵感,向拿兵器的人建议,他们二人暗暗的去袭击敌营。……

  惟恐别人拦阻他们,于是二人暗暗离营。二人向引导他们列祖的上帝恳切祷告之后,便决定求一个记号作进退的方针。……及至走近敌营之时,他们故意让敌人看见,非利士人就轻蔑地说:希伯来人从所藏的洞穴里出来了。于是对他们说:你们上到这里来,我们有一件事指示你们。这话的意思是要刑罚这两个胆敢上山的以色列人。但这话却正是约拿单和他的同伴所预定的记号,认为是耶和华必使他们工作顺利的凭据。于是他们避过这些非利士人,再取一条隐蔽而难行的路。这条路是非利士人以为无人能以飞越的,所以防范不甚严密。这两个武士就这样袭入敌营,哨兵惊慌失措,来不及抵抗,就被他们杀了。

  天上的使者保护了约拿单和他的从者,有天使在他们旁边作战,非利士人就在他们面前崩溃了。(《先祖与先知》第632,633面)

  这两个人显出凭据证明他们是在一位超人将领的势力和命令之下采取行动的。从表面看来,他们的冒险犯难乃是轻率的,且与一切战略相反。然而约拿单的行动并非属世的轻率妄动。他所倚仗的,并不是他和拿兵器的人他们自己所能成就的;他只是上帝为祂子民以色列人的缘故所使用的工具而已。(《上帝的儿女》原文第208面)

五月二十七日 君王的真相(撒上14:24-26

  凡不等到晚上向敌人报完了仇吃什么的,必受咒诅。撒上14:24

  这个禁止人吃东西的命令,乃是出于他自私的野心,并显明他为满足自高的欲望起见,就不关心百姓的需要。扫罗用严肃的咒诅来坚定他的禁令,这一件事显明他非但是鲁莽,而且也是亵慢的。在他咒诅的话中,正足以说明他的热心乃是为自己而不是为上帝的尊荣。他声称,他的目的不是已使耶和华可以向祂的敌人报完了仇,乃是使我可以向我的敌人报完了仇。”……

  在那一天的战役中,约拿单没有听见王的命令,所以当他经过树林吃了一点蜜,就无意中犯了王的命令。到了晚上扫罗才知道了这事。他曾宣布,凡违犯他命令的人必被处死;如今约拿单虽然没有故意犯罪,而且上帝虽然神奇地保全了约拿单的性命,并藉着他施行了拯救,但王仍宣布必须执行处决。若饶了他儿子的性命,无异承认扫罗那么鲁莽的立誓乃是犯了罪,这就大有损于他的威信。扫罗可怕的判决是:约拿单哪,你定要死,若不然,愿上帝重重的降罚与我。”……

  不久之前,扫罗曾在吉甲违犯上帝的命令,擅自作祭司的工作。当撒母耳谴责他的时候,他还强辩自己有理。如今当他自己的命令被人违犯时──何况这命令不是合理的,而且违犯的又是出于无意──这位作王又作父亲的,竟定了他儿子的死罪。

  百姓不肯让他执行这个判决。他们不怕王的怒气,陈述说:约拿单在以色列人中这样大行拯救,岂可使他死呢?断乎不可,我们指着永生的耶和华起誓,连他的一根头发也不可落地。这个骄傲的王,不敢轻视百姓一致的意见,于是约拿单的性命得以保全。(《先祖与先知》第634,635面)

五月二十八日 双边作用(撒上14:36-46

《奋斗与勇敢》五月 - 因信称义 - 主必快来

 

  因为你们怎样论断人,也必怎样被论断;你们用什么量器量给人,也必用什么量器量给你们。太7:2

  扫罗不能不觉得他的儿子在百姓和耶和华看来,比他还好。百姓这次保护了约拿单,对于王的鲁莽乃是个严厉的谴责,他预感他的咒诅终必落到自己的头上。他就不再继续与非利士人作战,而抑郁不欢的回家里去了。

  凡是容易原谅自己的罪,并自辩有理的人,往往在判断并斥责别人的事上是最严厉的。许多人像扫罗一样,自招上帝的不悦,但他们却拒绝劝告、轻视责备。就是他们觉悟到耶和华不与他们同在时,他们还不肯承认困难的原因是在自己。他们常存骄傲自满的心,同时却残酷地批判,或严厉地斥责那些比他们更好的人。……

  那些想要高抬自己的人,往往会作出一些事来显露自己品格的真相。扫罗的事件就是如此。他自己的举动使百姓认出他看自己的尊荣和威权,比公义,怜悯,和慈善更重要。这样,百姓就可以看出自己拒绝上帝所赐给的政治制度是犯了错误。他们已经弃绝了一个常祈求上帝降福给他们的虔诚的先知,而换来一个凭着盲目的热诚给他们带来咒诅的王。

  如果不是以色列民出面干涉,救了约拿单的性命,他们的拯救者就要在王的命令之下丧生了。百姓后来跟从扫罗的领导,该是多么地疑惧不安啊!他们一想到是他们自己立他为王的,他们又该怎样的后悔不及啊!耶和华长久容忍世人的刚愎任性,祂赐给人人机会,使他们看出自己的罪、离弃自己的罪;那些不顾祂旨意,轻视祂警告的人,祂似乎使他们顺利一时,但到了祂所定的时候,祂必要显明他们的愚妄。(《先祖与先知》第635,636面)

五月二十九日 再度受试(撒上15:

  现在你要去击打亚玛力人,灭尽他们所有的,不可怜惜他们。撒上15:3

  可是耶和华差遣祂的仆人再去传一个信息给扫罗,使他还可以藉着顺从证明自己是效忠上帝,并配作以色列的领袖。于是撒母耳来到王那里,把耶和华的话传给他。……

  亚玛力人曾首先在旷野里攻击以色列人;因了这罪,以及他们公然反抗上帝和腐败的拜偶像的罪,耶和华曾藉着摩西宣布对他们的处分。……但这判决的执行已经延迟了四百多年,而亚玛力人仍没有转离他们的罪恶。耶和华知道如果这个邪恶的民族有可能的话,他们就要从地上消灭祂的子民和对祂的敬拜。如今时候到了,这迟延那么长久的判决必须付诸执行了。

  上帝向恶人所施的容忍,常使世人在罪中更加胆大妄为;但是他们所应受的刑罚,并不因长久耽延而影响其威力,及其必然性。……虽然祂不以报应为乐,但祂必要在违犯祂律法的人身上执行审判。为了保全地上的居民免致全然堕落败亡,祂不得不如此作。为了多拯救一些人起见,祂必须要剪除那些在罪中怙罪不悛的人。……而且祂的迟迟不愿执行审判,正足以说明那招致祂刑罚的罪是何等严重,又说明那等待着违犯律法之人的报应是何等的可怕。

  但当上帝降罚的时候,祂仍不忘施恩。亚玛力人是要被毁灭的,但住在他们中间的基尼人却得幸免。这一族人虽然没有完全脱离拜偶像的罪,但他们敬畏上帝,并对以色列人表示友好。摩西的内弟何巴就是这一族的人,他曾陪伴以色列人在旷野里旅行,因他熟悉那地方的地势,曾给过他们很可贵的帮助。(《先祖与先知》第637-639面)

五月三十日 不堪信托(撒上15:

  扫罗和百姓却怜惜亚甲,也爱惜上好的牛羊、牛犊、羊羔,并一切美物,不肯灭绝。撒上15:9

  自从在密抹杀败非利士人以来,扫罗曾与摩押人,亚扪人,和以东人作战,也曾与亚玛力人和非利士人作战;兵戈所指,战无不胜。这次他既领受攻击亚玛力人的使命,就立明宣布作战。在他自己的权威之外,又加上先知的权威,于是以色列人响应了号召,云集在他的麾下。他们参加这一次的战役,不能有自高自大的目的,以色列人不能得到胜利的光荣,也不可取自敌人掠得的战利品。他们的出征乃是专为顺从上帝,在亚玛力人身上执行上帝的审判。上帝的旨意是要列国看到反抗上帝主权之民族的厄运,并看明那毁灭他们的,正是他们所轻视的民族。……

  这一次讨伐亚玛力人的胜利,乃是扫罗从来没有得过的至辉煌的胜利,这就重新激动了他骄傲的心。这种骄傲的心正是他最大的危险。上帝注定祂仇敌全然被毁灭的命令,扫罗并没有完全执行。扫罗想藉俘虏一国王来增加胜利的光荣;他竟胆敢仿效四围列国的风俗,饶了凶猛好战的亚玛力王亚甲。百姓还为自己保留了上好的牛羊和荷重的牲畜,并推诿自己的罪,藉口说保留这些牲畜,乃是为要献给耶和华为祭。其实他们的目的不过是要用这些牲畜,来代替自己应献的牛羊。

  这样,扫罗就遇到他最后的试验了。他胆敢不顾上帝的旨意,显明他决意要作一个独裁者,证明他不配接受委托给他的王权,作耶和华的代理人。(《先祖与先知》第639,640面)

五月三十一日 我听见羊叫牛鸣(撒上15:

  我立扫罗为王,我后悔了;因为他转去不跟从我,不遵守我的命令。撒上15:11

  当扫罗和他的军队在胜利的狂欢之中凯旋时,先知撒母耳却在家里有沉痛的忧伤。耶和华给他一个信息,斥责王的行为。……先知为这叛逆之王的行为深为忧伤,他终于哭泣着祈求上帝收回这可怕的成命。

  上帝的后悔不像人的后悔。以色列的大能者,必不至说谎,也不至后悔;因为祂迥非世人,决不后悔。人的后悔指着他心意的改变。上帝的后悔指着景况和关系的改变。人可藉着迎合蒙上帝眷爱的条件,而改变他与上帝的关系,或者人也可以藉着自己的行动,而置身于蒙恩的条件之外;但耶和华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13:8)扫罗因悖逆而改变了他自己与上帝的关系;但人蒙上帝悦纳的条件是没有改变的──上帝的要求仍旧一样;在祂并没有改变,也没有转动的影儿。(雅1:17

  第二天清早,先知带着一颗伤痛的心,起身去迎接这犯了错误的王。撒母耳希望扫罗在经过反省之后,能觉悟自己的罪,并藉着悔改和自卑重得上帝的恩眷。但是人在犯罪的路上走了第一步之后,就更容易走第二步。扫罗已因悖逆败坏了人格;他来迎接撒母耳时,竟说谎道:耶和华赐福与你,耶和华的命令我已遵守了。先知耳中所听到的声音,证明这悖逆的王所说的话是不对的。(《先祖与先知》第640,641面)

  扫罗甚至连正在有羊叫牛鸣宣布他的罪过时,还否认他的罪。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